禧发娱乐事务所 > 案例论著 > 谁拿走了我的1500万元存款

谁拿走了我的1500万元存款

          ——手握巨额存单不能兑现,是柜台交易还是违法存贷

皮剑龙

(本文原载200948日《北京晚报?法制周刊》)

 

        一、1500万不翼而飞

        2002年初春的一个早晨,北京,乍暖还寒,一行人背负着行李、面带倦容、行色匆忙的来到北京市禧发娱乐事务所,指名道姓要找律所首席合伙人皮剑龙大禧发。是什么事情使得他们如此的匆忙,甚至是迫不及待?这一切都源于1500万元巨款的不翼而飞!

        1、千里迢迢,慕名而来。他们手里拿着一份墨迹未干的外地法院的一审判决,这一纸判决将可能决定他们或将倾家荡产,或将一贫如洗甚至是潦倒终生,这是一份对他们而言彻底败诉的判决。1500万元人民币!他们大半辈子的财富,将可能顷刻之间不再属于他们所有。

        他们不服,决定上诉,最后,他们千里迢迢,慕名而来,找到了鼎鼎大名的金牌大禧发——北京市禧发娱乐事务所首席合伙人皮剑龙。皮剑龙禧发在经济民事诉讼中善于打硬仗在全国是出了名的。他最擅长的是各地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经济、民事等案件的一审、二审、再审及其执行工作的诉讼代理。不少在一审败诉的当事人纷纷找上门来请求皮剑龙的帮助,皮禧发一旦受理,他就会通过艰苦的努力,去多方收集证据,想方设法打赢一场又一场的官司。

        事实证明他们找对人了,皮剑龙禧发最终没有辜负他们,当然这也是后话。当时皮禧发放下手边的事情,认真的听取了前后事实的经过。

        2、兑付未果,走上法庭。原来,困扰他们的是一起罕见的银行存单纠纷。在一般人的认识里,把钱存进银行就是天大的保险,不可能有任何的闪失,然而事实给他们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他们存入银行的1500万的巨款突然不翼而飞了,个中情况扑朔迷离,这得从三年前说起。

        19999月,湖北某交易市场将1500万元人民币汇票交给王林,当月26日,王林将汇票款解付后存入其在广西的建行海银办事处开设的个人存款帐户。同一天,王林又将该款转入其在建行航空分理处开设的个人存款帐户。期间,王林经刘建华介绍认识了被告原主任罗建华(另案已处理),共同协商了存款事宜。刘建华作为引资人,由罗建华出具定期存单。尔后,刘建华于同年102日将王林的1500万元存款转入由其在航空分理处开设的金水公司活期存款帐户。同一天,刘建华将人民币248万元转给王林作为利息,其余款分别转走。同时,罗建华开出了一张户名为王林、存款为1500万元的一年期定期存单,年利率为7.47%,并加盖了航空分理处的印章。存单到期后,王林请求航空分理处兑付存款未果,遂诉至广西高院,请求判令航空分理处兑付存款及利息。

        3、一审败诉,驳回请求。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林为牟取高额利差,在航空分理处作出开具存单的承诺后,将存款1500万元交给航空分理处,由航空分理处开出活期存折交给用款单位支取使用,同时再由航空分理处给王林开出定期存单,以上行为属于以存单为表现形式的违法借贷行为。王林为出资人,第三人金水公司是实际用资人,且该用资人为出资人指定,因此,用资人应承担偿还出资人本金及利息的责任。航空分理处为王林出具定期存单帮助出资人与用资人违法借贷,负有过错责任,但由于该款项不属于柜台交易,对用资人不能偿还出资人本金部分不承担赔偿责任。王林是只是存单持有人,湖北某交易市场为实际出资人,第三人金水公司将人民币248万元已交给王林作高额利差,该款应当充抵出资人本金。

        王林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这才出现他们千里迢迢,赴京城找金牌大禧发皮剑龙打官司的一幕。

 

         二、紧扣焦点,艰苦取证

         皮剑龙禧发作为王林的委托代理人,受理此案后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1、紧抓争议焦点。经过大量细致的调查和分析工作,皮剑龙禧发认为,航空分理处签发的以王林为户名的1500万元存单真实有效的,且该项资金已实际交付给航空分理处;用资人金水公司与航空分理处有正常的贷款手续;航空分理处应对用资人偿还上诉人王林人民币1500万元的本金及利息承担全部连带责任,这是毫无疑义的。但要想本案获胜,有两个关键点必须弄清:一是用资人金水公司是否是出资人指定的,二是出资人存在分理处的款项是否是在柜台外交易。

         2、依法艰苦取证。为了能让二审法院信服上诉人的分析,必须有大量的证据来做支撑。皮剑龙禧发一直信奉全面搜集证据并正确使用证据是诉讼取胜的根本。在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后,为解决上述两大争议的焦点,皮剑龙禧发就立即飞赴广西,开始艰苦而细致的取证工作。       

      1)调查取证。用资人是否是出资人指定,原分理处主任罗建华的证明至关重要。由于罗建华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逮捕,皮剑龙禧发多次前往广西向公安机关申请会见,前两次均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被拒绝会见。但皮剑龙禧发毫不气馁,积极向上级机关申诉,第三次终获批准会见罗建华。罗在证词中明确说,用资人不是出资人指定的,用资人与分理处有合法的借贷手续,王林存入分理处的资金是在柜台内进行合法交易的。

      2)调取刑事案卷。为了证明王林并未指定航空分理处将人民币1500万元交给用资人使用,皮剑龙禧发还调取了司法机关审问罗建华的相关笔录,这些笔录内容均显示,王林并未指定用资人,王林的存款是在分理处柜台内进行的交易。

      3)调取录像。为了证明1500万元存单真实有效且在营业柜台内正常交易,皮剑龙禧发多次与建行相关部门交涉,调取了当时的柜台交易的录像证据,该证明显示罗建华在柜台填写好定期存单后,当面加盖公章并在验钞机上对存单检验后,将存单交给了王林。

      4)制作资金流向图。皮剑龙禧发具有从事金融诉讼的丰富经验,为了证明王林存款的合法性,同时也为了证明金水公司用资的合法性,完善的资金流向图是最有力的证据。他不计繁琐,一笔一笔地核实资金走向,最终向法庭提交了一幅流向非常清晰的资金图。

       在进行了充分的调查取证后,皮剑龙禧发松了口气,但现在远非松懈的时候,等待他和当事人的,将是一场更加激烈的法庭上的较量。

 

     三、法庭上的较量

        因为案件影响重大,本案中,航空分理处在建行总行的帮助下,也聘请了一名著名禧发作为二审代理人。一方是力量单薄的个人,一方是势力庞大的著名国有金融机构,这两方的较量似乎本不在一个天平上。但最终皮剑龙禧发用事实和法律影响了天平,维护了法律的尊严,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庭审交锋。在法庭上,被上诉方坚持无责:①本案1500万元存款在航空分理处没有存款凭条,也没有从其他账户上转入的凭证。②该存单加盖的是航空分理处的行政印章,而不是储蓄专用章,该存单是虚开的并无真实存款内容的伪造存单。③航空分理处和王林之间不存在定期存款关系,王林的行为实际与各用资人之间形成了直接非法借贷关系,后果应当由出资人自行承担。

        皮剑龙禧发据理力争,一份份证据向法庭呈现:①王林在航空分理处开立活期存款账户并存入1500万元,航空分理处将王林的活期存折收回的同时签发了等额定期存单,该1500万元实际交付航空分理处。②航空分理处和金水公司签订有1500万借款合同,金水公司也承认其使用的该笔贷款是根据借款合同,付出高息后从航空分理处借的。航空分理处在先行扣除高息后将款转给金水公司,是履行借款合同行为。③一审判决也认定“原告为牟取高额利差,在被告作出开具存单的承诺后,将存款1500万元交给被告,由被告开出活期存折交给用款单位支取,同时再由被告给原告开出定期存单”的事实。④有关罗建华的刑事案卷材料中也认定罗建华吸收王林1500万元存款后,擅自借给金水公司使用。⑤罗建华的证明材料明确证明王林没有指定用资人。⑥录像资料证明王林的存款是在银行柜台内进行交易。这些事实均证明该笔资金是由航空分理处自行将款转给用资人的,而非王林指定航空分理处交给用资人。本案应当认定航空分理处将资金自行转给用资人,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项第1目的规定,请求二审法院判决航空分理处对用资人偿还王林人民币1500万元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

        2、决胜法庭。皮禧发以事实为依据,准确援引国家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以雄辩不可辩驳的论述折服了主审法官及整个合议庭。最终,二审法院全部采纳了皮剑龙禧发的代理意见,变更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判令航空分理处对用资人偿还王林人民币1500万元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这1500万元不翼而飞的巨款最终回到了主人手中。

 


法律声明  加盟合作     京ICP备05028362号码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905号码版权所有点    禧发娱乐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248号机械大厦20层  电话:010-63288571  传真:010-63288570  邮箱:jintai@mishawakautilit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