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发娱乐事务所 > 案例论著 > 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性质及法律适用

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性质及法律适用

 

——乔占祥

 

 

一、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个案和现状

    从20096月至20123月,崔某以公司名义从其他公司购买银行承兑汇票,然后加一定利息后转让给他人,从中赚取利息差。今年3月崔某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捕,到案发时,共购买银行承兑汇票约1.8亿元,赚取毛利约3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专业从事倒买倒卖银行承兑汇票从业人员30——50万人,每天通过票据中介流转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高达5000——6000亿元。近两年,因倒买倒卖银行承兑汇票逃逸的票据中介近20人,涉案金额上百亿,受害人近千人。有些地区甚至导致群体事件的发生,如安徽阜阳李群案、苏州钱菊良案、温州郑珠菊案等等。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厘清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性质及法律适用,在增加资金流动性的同时,确保交易安全,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二、从票据法角度看,崔某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属于合法的票据转让行为,不属于票据无效行为

    银行承兑汇票是由在承兑银行开立存款账户的存款人出票,向开户银行申请并经银行审查同意承兑的,保证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

    我国现阶段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运行操作模式是:(1)申请开票的公司首先在开票行开立账户。(2)由银行对申请人的资信情况进行评估,决定是否授予其一定的授信额度。如果资信情况良好,即可给予其一定比例的授信额度(30%-50%不等)。(3)票据中介帮企业打50%的开具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出票人开具银行承兑汇票。(4)卖掉银行承兑汇票,获取现金。因为与票据中介存在合同关系,票据往往是卖给票据中介。票据中介在收到汇票当天,就会转手卖出,收回帮企业垫支的保证金,将“扣息”后的余款返还申请开票企业。(5)转卖、贴现和转贴现。票据从票据中介卖出后一般会走两个渠道,一个是流向收取银行承兑汇票的企业,企业收到汇票后作为支付手段用于支付货款;二是流向其他票据中介或者直接流向银行,由银行贴现。银行贴现后的当天,由票据中介介绍,转帖到其他银行。(6)票据到期后,持票人到付款行解付,一个票据流转过程结束。

    崔某是从其他公司手中购买未到期银行承兑汇票后转卖他人,从票据法的角度看,该买卖银行承兑汇票行为发生于汇票的转让环节,是票据的转让行为。崔某从他人手中购买银行承兑汇票,因为支付了对价,因而取得票据权利,是受让人,是正当的持票人。崔某成为持票人后将银行承兑汇票卖给他人,是将自己的票据权利转让给他人,他人成为持票人,崔某是转让人。依照票据法的规定,汇票是可以背书转让的。在崔某的案件中,虽然崔某没有在汇票上背书和被背书,但是,崔某的买卖行为没有影响汇票的背书连续性,所以,到期后付款人均无条件付清了票款,没有因为崔某的买卖汇票行为导致汇票无效或者拒付。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崔某买卖汇票的行为不违背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票据转让行为,不属于票据无效行为。

    有人认为,买卖汇票行为违背《票据法》第十条的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直接将票据作为转让标的,其行为无效。笔者不同意该观点,理由是:(1)依据我国票据法规定,持票人依照票据法的规定提示付款的,付款人必须在当日足额付款,付款人在付款时应当审查票据背书的连续性,并审查提示付款人的合法身份证明或者有效证件;还规定,票据债务人不得因自己与出票人之间或者与持票人前手的抗辩事由拒绝承担票据责任。这些规定表明,票据付款人于票据付款时没有义务审查持票人所得票据是否建立在真实的交易关系之上;持票人在提示付款时也没有义务向付款人提供其票据取得的原因。一旦发生票据纠纷,如果票据的签发、承兑、背书转让、交付不涉嫌欺诈、偷盗、胁迫、恐吓、暴力等非法行为的,持票人通过诉讼途径请求票据债务人承担票据责任时,无须就自己在取得票据时所依赖的交易关系或债权债务进行举证。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4条规定:“票据债务人以票据法第十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为由,对业经背书转让票据的持票人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意味着,当票据经背书转让给第三人时,票据债务人不得以其与受让人之前手之间无票据原因关系、票据原因关系无效或被撤销为由对抗持票人,也不得以票据债务人与汇票出票人之间没有真实的委托付款关系或没有支付汇票金额的可靠资金来源为由对抗持票人,这实质上是架空了票据法第十条。(2)基于票据的性质和票据的流通功能,票据的效力或票据行为的效力仅取决于形式要件,而不取决于原因关系。因为,每一个接受票据的当事人都不可能得知其前手之间是否有交易关系、是否有委托付款关系、是否有支付票据金额的可靠资金来源,如果因为当事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原因导致票据无效或票据行为无效,将严重损害善意持票人的利益,并导致票据的流通成为不可能。(3)《票据法》第10条、第21条虽使用了“应当”、“必须’等体现强行规则的词语,但并未指明违反这些规定的行为为无效,比较《票据法》其他违反强行规则发生无效后果的规定,依整体解释的法律解释原则,违反这些条款的不能得出票据行为无效的结论。

 

三、从刑法角度看,崔某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不属于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非法经营罪,不具有社会危害性

    在坊间很多人认为,崔某买卖票据的行为属于“票据贴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贴现是指商业汇票的持票人在汇票到期日前,为了取得资金贴付一定利息将票据权利转让给金融机构的行为。”虽然崔某收购的所有汇票均是未到期汇票,均是低于票面金额买进(贴付一定利息),支付现金给出让人,其行为特征似乎符合行政法规规定的“票据贴现”概念,但是,贴现的受让人一定是金融机构,也就是说必须到金融机构去贴现,否则就不是贴现。因此,崔某的行为不属于“票据贴现”行为。

    正是上述认为买卖承兑汇票是票据贴现行为的错误认识,导致有的公安机关认为,崔某买卖汇票的行为属于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20091126日作出《关于对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行为性质认定问题的批复》。该批复规定,此类与他人串通注册成立公司,伪造贸易合同,虚构贸易背景,从银行开出多份银行承兑汇票进行倒卖,及从他人手中购买银行承兑汇票进行倒卖,从中牟利的行为,数额巨大,严重扰乱正常的票据管理秩序,可以认定为刑法修正案(七)第五条规定的“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活动。

    该批复将倒买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认定为是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是错误的,因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办法》(银发[1997393号)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支付结算是指单位、个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使用票据、信用卡和汇兑、托收承付、委托收款等结算方式进行货币给付及其资金清算的行为。”而崔某买卖票据的行为是发生在票据到期日之前,也就是在票据支付结算之前进行了多次转让,其既不是“给付货币”行为,也不是“资金清算”行为。因此,崔某的行为不属于“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更构不成非法经营罪。

    显然,崔某通过买卖银行承兑汇票赚取了巨额息差利润,是惹人眼红的,但是这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完全遵循了自愿、公平、等价有偿的民商法律原则,应受法律保护,不应受到公安机关错误的选择性执法的打击。至于买卖汇票赚取的利润如何纳税的问题,则应当由税务机关依法处理,是另外的法律问题,本文不予论述。

    虽然有些买卖汇票行为被错误地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判刑,但是,不会以“买卖票据违法”属于无效法律行为而撤销。因为在我国现阶段,买卖银行承兑汇票现象大量存在,一旦撤销将导致银行承兑市场的崩溃;其次,基于银行承兑汇票本身的“无因性”,如果票据买卖以后被企业买来作为支付手段,就不能撤销先前的买卖行为;第三,不允许买卖取得票据不适合市场经济的发展,国外立法和实践中均允许个人持有和买卖票据,取消“真实交易背景”之限制是大势所趋。因此,《票据法》第十条的规定早晚得取消,取消得越早对汇票的创新发展越有利。已经被判刑的买卖汇票的人实际是改革滞后的选择性执法的牺牲品,令人扼腕惋惜!

 

(作者单位:北京市禧发娱乐事务所)

 

 


法律声明  加盟合作     京ICP备05028362号码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905号码版权所有点    禧发娱乐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248号机械大厦20层  电话:010-63288571  传真:010-63288570  邮箱:jintai@mishawakautiliti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