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发娱乐事务所 > 案例论著 > 期货经纪公司代理客户办理标准仓单质押中存在的问题

期货经纪公司代理客户办理标准仓单质押中存在的问题               

——从一起期货交易侵权纠纷案谈仓单质押中的转移占有

                                                            

要点

    标准仓单——客户持有未背书的标准仓单——委托期货经纪公司向交易所质押——期货经纪公司在客户的标准仓单上背书——期货经纪公司持标准仓单与交易所签署质押合同——期货经纪公司将取得的交易保证金划入客户帐户——标准仓单的所有人起诉客户和期货经纪公司侵权

 

主要事实

    甲公司与乙公司为多年的贸易合作伙伴。20007月和9月双方分别订立两份《电解铜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下称“交易所”)进行电解铜的跨月套利,分别于7月和9月份买入期铜交割现货,在9月和11月份卖出期铜交割现货,跨月差价高于180/吨,数量为1200吨,由甲公司提供货款和保证金,增值税发票开具给甲公司,乙公司负责在上海代其办理保值买卖和交割手续,乙公司保证甲公司的利息以及每吨人民币180元的利润,超出部分双方对半分成。

    签约后,甲公司支付了约1700万元贷款,乙公司分别于7月向案外人A公司购得506吨电解铜,于9月从交易所买入交割月铜并接现货400吨,分别从A公司取得20份标准铜仓单,从交易所配对的B公司取得16份标准铜仓单。   AB两公司分别向甲公司开具了共906吨电解铜的增值税发票。乙公司取得的标准仓单的“卖出方”,“卖出会员”和“买入会员”及交易所和仓库均盖了各自的章,但乙公司没有告知甲公司在标准仓单的买入方盖章。

    乙公司与期货经纪公司早在1997年就订立了《代理期货交易合同书》。乙公司取得标准仓单后,正值交易所开始允许客户委托会员办理标准仓单质押取得期货交易保证金业务。乙公司未经甲公司同意,擅自将36份标准仓单委托期货经纪公司质押给交易所,期货经纪公司在乙公司交其办理质押手续的36份标准仓单的“买入方”处加盖期货经纪公司的公司章,然后到仓库重新取得了货主名称为期货经纪公司的标准仓单,后于同日与交易所签定了《权利凭证质押交易保证金协议书》,并将36份自己为货主的标准仓单交付交易所实现了质押。期货经纪公司将质押取得的约1000万元的期货交易保证金划入乙公司名下的期货交易保证金帐户。遂乙公司进行期货投机交易造成约1000万元的亏损。

    后因甲公司发现其交付给乙公司的36份标准仓单已被其擅自质押取得交易保证金,且被其进行期货投机交易导致亏损,便向法院起诉乙公司和期货经纪公司。请求:1、判决乙公司向期货经纪公司质押36份电解铜标准仓单的行为无效;2、判决乙公司将上述36份标准仓单项下906吨电解铜的所有权过户给期货经纪公司的作为无效;3、判决乙公司和期货经纪公司共同向甲公司返还上述第一项诉讼请求中的36份标准仓单项下的906吨电解铜,或返还等值价款人民币1690万元;4、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两期货经纪公司承担。

 

    一审及其判决

    乙公司未答辩和出庭。

    期货经纪公司辩称:1、系争标准仓单上,甲公司即非货主,亦非背书人或其它记名人,且甲公司举证的付款凭证和增值税发票与本案无直接对应性,故甲公司对其主张的标准仓单不拥有所有权;2两期货经纪公司之间是合法的交易代理关系,期货经纪公司持有上述标准仓单属合法行为,系代理乙公司向交易所质押保证金;3、甲公司起诉已经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故请求驳回原稿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甲公司与乙公司合作进行电解铜套期保值的事实是成立的,有双方当事人订立的协议予以佐证。同时甲公司为此向乙公司支付了人民币1756.85万元的货款,并由乙公司代理甲公司向外购入了906.253吨电解铜并取得了相应的标准仓单,对此节事实,亦有付款凭证、增值税发票、供货方的说明以及原始标准仓单予以佐证。据此,甲公司通过买卖合同关系依法取得了系争的36份电解铜标准仓单,享有上述货物所有权,对此法院予以确认。但是,甲公司未能即时在向乙公司交付标准仓单前,在上述36份标准仓单上背书记载,以明示确定其所有权人的法律地位,其行为确有过失。乙公司作为合作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应当恪守合作协议约定之条款,忠实履行自己的合作义务。然乙公司却将甲公司交付的36份标准仓单私自质押换取交易保证金并导致巨额亏损,显然是严重违反了合作协议的约定,并对甲公司构成了侵权,其应当就上述36份标准仓单所记明的货物总价值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期货经纪公司与乙公司依约建立的是期货交易代理关系。作为期货经纪合同的代理人,期货经纪公司应当尊重并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和交易规则从事经纪行为。按照现行的交易规则、标准仓单管理办法以及结算细则,期货经纪公司作为会员单位,可以代理乙公司办理权利凭证质押交易保证金。其在向交易所申请办理上述事项时,应当严格审核客户提供的权利凭证并向交易所出具客户的授权委托书。然期货经纪公司并未尽完全之谨慎和注意义务,为质押行为的顺利完成,在未确认乙公司是否为系争36份标准仓单的合法所有权人并要求乙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的前提下,就在标准仓单的“买入方”背书,成为标准仓单的新货主,实施了以自己名义质押交易保证金的行为,其过错亦是确定的。当然,其过错责任系非主要的,也非主观恶意而为,因此,期货经纪公司的过失与甲公司的实际损失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同时,基于甲公司自身的过失并依据过错责任相适应的原则,应酌情认定期货经纪公司对甲公司的实际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赔偿范围不超过20%。据此,本院判决:一、乙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甲公司损失计人民币16908744.38元。二、期货经纪公司对上项还款义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不应超过乙公司不能清偿部分的20%。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4554元,由乙公司负担。

    一审宣判后,期货经纪公司、甲公司、乙公司均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

   

    上诉的理由

    甲公司上诉称:1、本案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期货经纪公司的行为是导致甲公司损失的直接原因和主要原因,一审法院对期货经纪公司的责任认定有误。2、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期货经纪公司应对其侵权行为造成甲公司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据此,甲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乙公司与期货经纪公司共同返还36份标准仓单项下的906.253吨电解铜、或共同返还等值价款,并判决乙公司与期货经纪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乙公司上诉称:1、乙公司作为甲公司的代理人在未经甲公司许可的情况下,用甲公司委托保管的物权凭证36份仓单交给期货经纪公司质押,并在期货经纪公司协助下完成质押,该质押行为应为无效,其中32份仓单或质物应当由期货经纪公司返还甲公司。2、乙公司在未经甲公司许可的情况下,用甲公司仓单质押取得的保证金进行投机交易给期货经纪公司造成的那个的人民币9881673元损失应由乙公司赔偿,但期货经纪公司未按约定通知乙公司追加保证金导致乙公司透支发生的扩大损失,期货经纪公司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故应从人民币9881673元中扣除。据此,乙公司要求二审法院改判期货经纪公司返还中外运公司仓单或仓单所代表的物;期货经纪公司应对乙公司投机交易造成的扩大损失承担责任。

    期货经纪公司上诉称:1、原审认为甲公司向乙公司支付人民币1756万元,并由乙公司代理甲公司购买906吨电解铜,并取得相应的标准仓单。期货经纪公司认为缺乏事实依据。2、原审认定甲公司通过买卖合同关系依法取得了系争36份电解铜标准仓单,享有上述货物的所有权,也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3、原审认定期货经纪公司未尽完全之谨慎和注意义务存在过错责任。期货经纪公司认为,其认定既违背法律事实,也违反现行担保法的相关规定。4、关于赔偿范围不超过20%的酌情认定缺乏事实基础。据此,期货经纪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第二项判决。

 

    二审及其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乙公司将从甲公司获得的36份标准仓单委托期货经纪公司办理质押获取交易保证金,并从事期货交易的行为是否构成对甲公司的侵权?乙公司与期货经纪公司在本案中应如何承担责任?

    针对本案争议焦点,二审法院认为:从本案事实反映,涉案的36份标准仓单,虽有证据可证明系甲公司从案外人处购买,但由于甲公司将涉案仓单交付乙公司时并未在“买入方”盖有背书章,因此,导致第三人获得仓单时无法知悉真正的权益人是谁?尽管乙公司认可涉案仓单来源于甲公司,但对期货经纪公司来说,其并不知悉涉案仓单的所有权人系甲公司,乙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交付给期货经纪公司仓单时告知过其有关仓单权利人的事宜。因此,只要乙公司系涉案仓单的合法占有人,且乙公司将涉案仓单交付期货经纪公司同意以期货经纪公司的名义进行质押,则期货经纪公司将涉案仓单变更在其名下,从事仓单质押行为,严格的说,其整个行为过程并不直接导致甲公司的权利受损。而真正导致甲公司利益受损的直接原因在于乙公司明知涉案仓单的权利人是甲公司,且其与甲公司对仓单的使用已作出了约定,但其并未根据约定而使用仓单,却擅自将仓单委托期货经纪公司公司办理质押,并从事具有较大风险的期货投机交易,最终导致交易亏损,因此,乙公司对其擅自使用涉案仓单的行为负有重大过错,并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期货经纪公司作为专业的期货经纪公司,其从乙公司处获取涉案仓单是,因涉案仓单上并没有乙公司作为权利人的任何记载,期货经纪公司应采取谨慎的态度,审查其仓单来源的合法性,避免因其间接行为而导致真正权利人的利益受损,因此,对于涉案仓单给甲公司所造成的损失,期货经纪公司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根据期货经纪公司过错程度确定其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三上诉人对乙公司擅自委托期货经纪公司办理仓单质押获取交易保证金,从事期货交易的行为所造成损失的责任分担的上诉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据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简析

    1、我国担保法规定质押只转移质物的占有,不转移质物的所有权。《担保法》第六十六条还规定,出质人和质权人在合同中不得约定在债务履行期届满质权人未受清偿时,质物的所有权转移为质权人所有。期货经纪公司在仓单买入方盖章成为新仓单的货主,转移了质物的所有权,违反了担保法的规定。

    2、期货经纪公司代理客户在交易所办理仓单质押手续,应遵守交易所的规则。如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交易所”)结算细则第六十七条规定:“客户质押需委托经纪会员办理,经纪会员持其客户的权利凭证办理质押业务时,须提供经客户签章的《客户专项授权书》”。《上海期货交易所标准仓单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也规定:“会员以客户的权利凭证办理质押业务时应同时提交经客户签章的《客户专项授权书》”。

    3、期货经纪公司只能代理客户从事期货交易,属行纪行为,而不能自营,期货经纪公司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与交易所签定《权利凭证质押交易保证金协议书》,但应将客户的仓单及《客户专项授权书》直接交交易所办理质押手续,而不应将客户的仓单过户到自己名下。

 

    启示

    1、仓单是记名的权利凭证,甲公司作为仓单的所有人未在仓单上记名就交乙公司代为卖出,给乙公司擅自将仓单出质留下了机会。因此,仓单所有人应及时在仓单上标明自己的权利,防止被他人侵权。  

    2、出质人乙公司持买入方空白的仓单委托期货经纪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质押时,期货经纪公司应告知其必须记名,否则不能证明仓单是乙公司的无法质押,如乙公司在仓单买入方盖章,期货经纪公司视其为仓单的所有权人办理代理质押手续,期货经纪公司应无过错责任。但在本案中,期货经纪公司为了质押方便,不是按照上海期货交易所《结算细则》第六十七条的规定,持其客户的权利凭证向交易所申请办理质押业务,并提供经客户签章的《客户专项授权书》,而是自己在仓单买入方盖章成为仓单的所有权人,再持户主为自己的新仓单向交易所质押,其过户仓单的行为导致其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因在本案的侵权行为中,乙公司属主观故意的严重侵权,其期货交易买卖行为是导致质押交易保证金亏损的直接原因,故只判期货经纪公司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从上述过程我们可以看出,期货经纪公司的过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3、交易所在为期货经纪公司办理标准仓单质押手续时,接受期货经纪公司名下的标准仓单质押,应严格审查其合法性。因期货经纪公司只能代理客户从事期货交易,不能自营,其经营范围又不能做现货买卖,何来自己名下的仓单?但实践中期货经纪公司常将客户委托其向交易所办理质押的标准仓单过户到期货经纪公司名下,以自己名下的仓单向交易所申请质押,这类标准仓单质押存在瑕疵,可能会给交易所带来风险。

 


法律声明  加盟合作     京ICP备05028362号码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905号码版权所有点    禧发娱乐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248号机械大厦20层  电话:010-63288571  传真:010-63288570  邮箱:jintai@mishawakautilities.com